沈呈晔

孙翔。

小甜饼。人物私设,梗借鉴。复健。

沈呈晔是荣耀脑残粉。虽然他是从第六区开服才开始玩儿,正巧那年也碰到霸图终结嘉世三连冠,不过他并没有粉上霸图,三年以来也没有粉上什么战队或者职业选手,老牌选手和备受追捧的“黄金一代”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唯一的好处就是看着嘉世霸图,微草蓝雨掐在一旁幸灾乐祸。直到2021年,孙翔出道。当沈呈晔在网络直播上看到孙翔用狂剑士打出绚烂的操作胜利时,瞬间被圈粉了。为什么?他也不知道。操作手法?第一狂剑孙哲平跟他一个时代。打的绚烂?百花张佳乐还在坐着呢。反正他是真正坐实了孙翔粉丝的头号交椅。

所幸孙翔在的越云不是什么大战队,他的好也没几个人发现,沈呈晔也乐得没人跟他抢——即便网络上流传关于孙翔的东西极少。沈呈晔是个荣耀脑残粉,操作手法也不错,游戏经验也有,三大公会也向他伸出过橄榄枝,他通通拒绝过,看哪家福利好去哪边,混吃混喝那种。为了孙翔,他抛弃了这福利,勤勤恳恳的玩了个心血狂剑去了越云公会,如他所愿进了公会一团——哎我说,这劲儿怎么跟小姑娘春心萌动似的,谁让沈哥儿难得喜欢上什么,肯定竭尽所能了。

联盟宣布孙翔拿下了最佳新人那天晚上,沈呈晔请了一群朋友出去喝酒——然后过几天孙翔签约嘉世,心都碎成渣渣了。一群人为叶秋退役难过,估计就他一个儿为了孙翔破口大骂——他的孙翔要被共享了。气愤的他在网上跟一群骂孙翔的叶粉掐架,于是扔了狂剑玩了个战法,去了嘉王朝。也直接撺掇家里在H市给他买了套房,高富帅二代就是他。

说到嘉世,都会想到其仇敌是霸图,于是沈呈晔自然而然成了霸图黑,主要还是仇视张新杰——并不是因为韩文清太凶,真的。

狂傲也好磨合不了也罢,人孙翔技术好啊,是队友太垃圾。沈呈晔天天除了骂张新杰还带着骂了嘉世除孙翔外的所有人。


沈呈晔有了空闲,直接去Q市自驾游,顺便想在霸图门前喊两声“嘉世孙翔脚踩霸图”“张新杰始终比不过孙翔”之类的话。想了就做,喊完直接跑了——然后沈哥儿还没跑到车里就直接撞上了一个人——虽然有掩饰,作为一个霸图黑,张新杰黑,他能认出来,这是张新杰。霸图俱乐部里也有人回应“我呸!你们嘉王朝还是被我们霸图断了!”“嘉世粉要脸,还骂我们副队,傻逼!”“就孙翔那样还跟我们叫板,叶秋都被我们踩了,嘉世的都是脑残吧。”……洗不清了。


沈哥儿觉得,被霸图打残至少,先要把他们副队当做人质。一不做二不休,仗着比张新杰高,直接把张新杰拽跑了,还说:“以防你们霸图打我,先拿你做个人质,我不是你粉丝对你做丧心病狂的事,我是你万年黑。”……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张新杰坐在沈呈晔车里面无表情:“要开始训练了,请尽快让我回去。”沈呈晔若无其事抽着烟:“耽误了张副您的训练,岂不是更好?”张新杰皱眉:“你这样很有意思?”“有意思,怎么没有意思啊?”沈呈晔笑着看了过去,意外发现这人挺好看啊,不同孙翔的桀骜,这人更多的是温和,即便被自己的黑粉莫名其妙拽跑了,脸上也没有多少怒意。

沈呈晔正在思考要不要把人质扔回霸图俱乐部,这时朋友视屏通话来了,这个二愣子直接接了。作为一个嘉世粉霸图黑,沈呈晔的朋友自然也是,本想他来Q市了叫他吃饭,看到旁边的张新杰直接炸了:“沈哥儿——卧槽这这这张新杰??你他妈抛弃嘉世滚到霸图那旮旯了????”沈呈晔此时翻到不好意思了,瞟了张新杰一眼:“我是去霸图俱乐部楼下喷了顿霸图,撞见的,我还是爱着翔哥的。”

误会解除约了吃饭时间地点,车内气氛再度陷入尴尬——仅是沈呈晔这样觉得,张新杰在翻看自己的笔记本,饶是黑粉也知道,人家战队内部机密,不看。沈呈晔就盯着人寡淡眉眼和脖子上的十字架吊坠发呆,被人突然问话还吓得一愣:“请问,现在能让我回去吗?……沈哥儿?”沈呈晔被人那个别扭称呼逗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张副队叫我哥也算是值了,我沈呈晔,张副你看现在还没人给你打电话,我打你一顿再把你送回去呗?”张新杰嘴角微抽手摸上了车门。

沈呈晔哂笑着拉回了张新杰的手,张新杰不动声色抽回手:“出门散步,没带手机。失策了。”“——那张副赏个脸一块吃饭?”“不。”沈呈晔二十多年第一次请人吃饭被拒,玻璃心碎了一地。

“那张副给我留个电话?我要真的,别唬我。”张新杰看着跟个大金毛的沈呈晔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被沈呈晔开车送到了俱乐部门下,被一群瞅着窗口等晚归的副队的人们瞅个正着,啧啧啧,这豪车,啧啧啧这人虽然像下午来骂街的不过真体贴,啧啧啧还塞给了副队什么——“张副队被土豪包养了!!!!”

之后沈呈晔就回到了H市。他看着屋子里满满的孙翔依旧prpr,不过不再黑霸图了,他的男人们女人们都惊异极了,这沈哥儿变性了不成?他只知道,他大概是疯了,买了张新杰同款十字架吊坠,也悄悄买了一点点——大概也就半人高张新杰周边藏在床下,盯着某十一位数字发呆——他真没有在考虑这手机号能卖多少钱,真的。

在一次嘉世同霸图比赛,霸图主场的时候,沈呈晔自我安慰给孙翔加油,又自己跑到了Q市。嘉世又输了。在喷完除孙翔外的所有嘉世队员后,第一次打出去了那个十一位数字:“那个,张副吗,今晚有空吃饭吗?”

张新杰出俱乐部前,被韩文清拉着谈了谈话:“新杰,有些事我是不管的,你悠着点就行,别把自己套进去。”张新杰看着宛若严父的韩队说着慈父说了莫名其妙的话,人为是队里的事,点头应允后就被放走了。

沈呈晔在霸图俱乐部门口杵了半天,看到穿着常服的张新杰突然小小紧张了一把,语无伦次:“张副你下来了啊,我没说来接你突然来了你会介意吗,一直看张副穿队服想不到张副穿常服也挺好看的哈哈哈哈哈哈。”张新杰没说话,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你是傻逼”的意思。


开车说话不耽误的沈呈晔同张新杰一直在聊,他不经意解开了衬衫扣子,露出了脖子上的十字架。张新杰同款。刻字还有张新杰的。张新杰自然看到了,第一次不礼貌打断了沈呈晔的话:“十字架怎么回事?”沈呈晔一怔:“啊???啥十字架??逆光的十字星???”张新杰从衣服内拉出了自己的十字架,也指着沈呈晔的:“你不是孙翔粉?”沈二楞脸直接红炸了,直接把车停到路边。


憋话憋了半天的沈二楞最后挤出来一句话,网上看到的,严重跟他的形象不符:“一见倾心,再见倾情。”张新杰笑了。沈呈晔没见过张新杰笑,又愣着了,他觉得,这
个人,真好看。他听到张新杰说:“沈哥儿,我也是。”

当霸图某白姓队员看到自家副队同某土豪在俱乐部楼下拉拉扯扯依依惜别的样子,惊恐的拍了下来发在了职业选手群里。
第二天电竞之家头条新闻
“霸图副队张新杰疑似被土豪包养?”
当然拜某不透露姓名的黄姓选手的传播。

玻璃渣。
薛晓薛。

晓星尘看着薛洋,眸间揉碎了万千星辰,嘴角仍旧带着温和的笑,抬手轻轻碰了碰薛洋的发:“阿洋,我喜欢你。”
薛洋轻拂开晓星尘的手,同样在笑,小虎牙在阳光下闪了晓星尘的眼,眼睛里,却是掩盖不住的嫌恶。“晓星尘,你是真的忘了前世的记忆吗?”薛洋不由分说把一柄流光溢彩的剑塞进晓星尘手里,晓星尘觉得无尽画面蜂拥至脑海,痛苦地蹲坐在地。
薛洋同样也蹲了下来,凑在晓星尘耳边,嘴角笑意依旧,吐出的话语如同毒药侵蚀晓星尘的心智:“晓星尘,前世嫌我如恶虎,如毒蛇,避我之不及。这一世,你还倒是爱上了我。”薛洋表情一冷,笑意凝固在嘴角,说出的话吞噬了晓星尘最后一点心智:“晓星尘,你真恶心。”薛洋狂笑地指着晓星尘“晓星尘,清风明月晓星尘,喜欢上了大恶人薛洋!世人知道,该如何看你!晓星尘啊晓星尘,你真的对不起抱山散人。”
晓星尘腿一软,跪了下来,如前世般,血泪与尘土将白袍染的一塌糊涂。他声音沙哑:“饶了我吧。”语毕猛的抽出霜华,薛洋本能的阻止,手擦过霜华,剑气把他的手擦出了伤口,却还是晚了一步。
薛洋眼睁睁的看着霜华架上了晓星尘的脖颈,长剑“哐当”落地,薛洋的笑声和动作随声音凝固。
薛洋跪了下去。膝盖重重磕在地上,手捂着晓星尘脖颈上的伤口,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晓星尘的血。
薛洋眼眶红了。他再三颤抖着沾满鲜血的手去探晓星尘的鼻息,他确认了,晓星尘死了。

薛洋抱起晓星尘的尸体,为他清理了身上的血污,换上了新的白袍。霜华两次为凶器杀害了自己的主人,光辉黯淡了许多了。薛洋拿了颗糖,放进晓星尘手里,附到晓星尘耳边,轻声道:“晓星尘,我喜欢你。”

“今生债尚未销 他生讨”

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屋檐上落白化为水淌下来落在土地里,滋润出一片微绿。沈牧推开房门被化雪的微寒冻得直打了个喷嚏,雪化了,应该是入春了吧。本来陆秋说等春天回来,岂料一场春寒,好好的春天变为了冬天。沈牧懒散,这几天都窝家,任它外面寒风呼啸,在温暖如春的房里自欺欺人,掐指算着陆秋回来的日子。
“陆秋……”沈牧低声念着。又阵寒冷袭来,沈牧这才回神回房在月白棉质长衣外披了个红烈烈的披风,出门绕道房后,蹲下扒开薄薄积雪细细看着。
看到一片淡绿色沈牧惊喜的叫出声,来不及拿工具徒手扒开一片又一片雪,冷了在披风里捂捂就继续。一阵风袭来,沈牧的披风被刮了起来,烈烈作响。白的是雪,红的是雪上开出的花。
当沈牧扒开了雪,一整片绿意都出现了。沈牧冻得整个人都缩在披风里,红披风上白白的毛领,更是称的沈牧面如冠玉。沈牧很高兴,春天要来了。
一向在春天爱犯春困的沈牧这次摒除了所有懒惰,每天耐心的施肥浇水,平淡的日子变得不平淡。绿地上的植物长大一分,沈牧眉间的喜悦更多一分。
植物结了花苞——是的,这些是花,各式各样,却又普通——是的,这是陆秋留给沈牧的野花花籽,换下棉质长衣换上了丝织长衣的沈牧天天盯着花苞,又盯着小花圃的另一边。
花开的一个早晨,沈牧正捏着隔壁小孩儿给他的糖葫芦,他站在花圃边,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花圃边不知何时站了个人,玄黑长衣泼墨长发,眉眼清秀红唇微勾,眼睛里似揉碎了明星,太阳也不及这人耀眼。沈牧眼里迸出了喜悦,他还是耐着性子,一步一步从花丛间穿过,对面那人也缓慢走来,衣角出沾染了花香。
俩人在整个花圃正中央相逢,一阵疾风吹散了花瓣,花瓣在俩人四周打着旋。沈牧嘴角微弯,明亮的眸子倒映着飞花中的人,一手拂过人肩上的花瓣,另一只手伸了过去“陆秋,吃糖葫芦吗?”
 
 
“我见过那样的春天 大地飞花 你在眼前”

#你玩游戏忘了跟他的约会#

叶修
他发现你迟迟未来,给你打电话过去。你接了电话他喂了一声就听你在那边喊:“打断对面骑士!不要让他们拉到仇恨!”

《女朋友为工会抢boss操碎了心我该高兴吗》

喻文州
一看过了挺久你没有到,就直接去附近网吧上了小号,找到了你追着你杀,直到把你杀到下线。
“喂文州你现在还在吗?我刚刚有点事现在去。”听着你声音掩饰不住的懊恼,他笑:“在。”

《这样我已经习惯了还是杀下线方便》

黄少天
他等你接了电话,迅速飚出一大堆话:“媳妇儿你在哪儿啊我裹这么严实在外面很热的毕竟本剑圣知名度这么高一定会被人认出来追着要签名的我已经等了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分钟了啊十分钟十分钟都够我这个机会主义者抓住好几次机会了十分钟啊我出场费一分钟都好几万啊媳妇儿本剑圣为你浪费了那么多钱你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真的真的真的你再不出现你老公要热死了!”你没说话。“卧槽媳妇儿你怎么了说话啊出事了吗说话说话说话……”你不耐烦:“荣耀呢,闭嘴。”挂断电话。

《我是等媳妇儿荣耀打完还是走呢这天好热啊算了算了为了媳妇儿热就热了吧》

王杰希
你那么久没出现,他约摸着你应该在打游戏,就去附近买了冷饮到你家,给你送过去。你看到了他很惊诧:“对不起啊杰西卡因为游戏我忘了……”他坐在你身边看你打副本:“没事,下次记着就行。”

《可是每次约会都是在她家看她打荣耀》

韩文清
我就问你你敢迟到吗。

张新杰
分针脱离整点,他就知道你迟到了。编辑好的短信发了过去:“应该在荣耀吧?我给你带点吃的过去。”他低头看手表,两分钟后果然收到了回复:“对不起啊新杰我又忘了,来吧来吧等着你(´∀`)♡”

《她这么没时间观念是得好好教教了》

周泽楷
你发现你因为游戏迟到已经有五分钟了,吓得赶紧打电话过去:“泽楷我打副本迟到了你在那儿吗现在?”“嗯。”想想盛世美颜在烈日下暴晒你就心疼:“好的好的我现在过去!”

《长得好不怕没存在感》

孙翔
你专注打游戏,看到好友列表“一叶之秋”头像还在亮着,猛的记起来你与孙翔有约会,私聊过去:“咱们俩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卧槽媳妇儿我忘了约会了”对面飞快回复。你无奈:“现在还去吗?”“坐标发来,斗神带你虐菜啊哈哈哈哈哈!”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沉迷瞎写。